那天清早, 由于有一批货要赶交, 晚上睡得不好. 起床时, 我妻祖儿还在睡.,她已怀有八个多月的身孕. 一早回公司, 职员还未上班, 自从上一手的秘书离职后, 已经三个多星期啦, 还未有新人上班, 只好自己处理好桌上积压的文件, 再到厂房巡视。 九时许, 人事部主任和一位年约二十, 一头长发, 样貌有点儿像光月夜也的女孩进来, 说是给我当秘书. 当时我也没有甚么在意, 只知道她叫钟珍, 便吩咐她做些秘书日常工作, 便外出谈生意。 第二天, 因为下大雨, 所以没有外出午膳, 只吩咐珍在午饭后给我买份三文治. 奇妙的事情终于发生啦, 由于珍没有雨伞, 回来时把白色衬衫弄湿了, 我办公室的泠气很大, 她送三文治进来时, 可隐约看到她那泠硬了, 小巧的乳头. 祖儿怀孕前每星期最少跟我做爱三次, 跟小白虎亦最少一次。 现在祖儿有孕, 小白虎又放大假回乡探亲. 我没发泄已经个多月啦, 潜伏体内的兽性开始发作了, 珍看见我定眼看她的胸部, 脸马上红起来, 放下三文治便逃也似的跑出去了. 于是我便开始留意珍,更订下一套「猎珍」计划, 嚐一嚐这个长腿秘书的滋味., 她是处女吗? 我先打电话告诉祖儿今晚有应酬, 由于这就是我日常的工作, 所以祖儿亦习以为常. 接着通知珍今晚加班. 待晚上八时下班便驾车送她回家, 她家住天水围, 是个远离市区的新市镇, 我们在她家附近一起晚膳, 言谈间知道她家庭环境不是太好, 双亲和她工作, 供一间居屋外, 还有一个正在念预科的妹妹, 家庭担子很重, 而且未有男朋友. 她亦知道我已婚, 太太有孕. 经过几次像这样子的相处,她开始跟我渐渐熟络起来。 一个星期天, 有外国客户来港, 我和她一起接机, 那时机场还在九龙城, 把客人安顿好便和她在黄珍珍吃泰国菜, 可能食物太辣, 她也喝了不少啤酒, 面上白里透红, 十分诱人. 我看她有八分醉意, 便结帐送她回家, 我的车泊在机场富豪酒店的停车场, 一上车, 她便倒在我肩膀上,闻着她那种少女独有的体香, 加上我送给她那”毒药”的香水味, 令我那久未嚐肉味的小兄弟不禁硬起来,但理智告诉我时候还未到, 当我替她扣安全带时, 看到她那双又白又长的腿, 不禁一手拥着她, 一手抚摸她的腿, 而她只懂得发出一些无意识的语音, 我的胆子更大了, 把手转向抚摸那丰满的双乳,感觉告诉我她是处女, 处女的乳房是软硬适中的, 我更朝她那迷人的朱唇吻下去, 她竟然连接吻也不会,更百份之百肯定是个未经人事的原装货。 我一再考虑下, 如果她是处女, 在这情形下占有她, 后果可能很严重, 而且她不清醒,我亦不能享受她那活色生香的情趣. 所以最后决定送她回家, 在途中, 她亦渐渐清醒过来,不知道她是醉了还是知悉刚才的事而害羞, 一直是面色红红,而且低下头来不说话. 直到她下车时才低声说:「谢谢您, 韩先生… …」 回到家中, 洗澡时才发现唇上有珍的唇膏印, 幸好祖儿早就睡了,否则…… 第二天返工珍对我的态度明显比前亲切得多啦, 可能她相信我不是一个乘人之危的人, 对我放松了防范.哈哈, 这样我的「猎珍」计划又进了一大步。 半个月后, 祖儿回娘家待产, 我把家中电话飞缐至手提电话, 便可夜夜笙歌啦. 又到了星期天,一早探过祖儿便约珍午膳, 那天珍穿了一件紧身T 恤, 一条牛仔短裙, 那美好的身段和那双长腿,令所有的男人都对她注视一番。 我对珍说胃痛, 想吃粥, 便和她到佐顿的圣地牙哥酒店楼下那间粥店, 吃到差不多时候, 我对她说胃更痛了, 叫她自己回家, 我暂不能驾车, 要开一间房间休息一会, 珍陪我到房门口,把开门磁咭交给她, 托她给我买一点胃药回来。 这酒店是专给人偷情用的, 四星级, 大堂设计不错, 珍一点也没有怀疑, 不一会便回来了,她开门时我只脱剩内裤躲在被内呻吟, 她服侍我吃药时我故意不小心把水倒在她身上, 她立刻跳起来,拿起我的衬衫便跑到浴室更换, 我偷看到她出来时只穿着我的衬衣, 连短裙都没有穿,我知道只要她的衫未干, 她都不能离开啦, 所以便继续装睡。 珍换了衣服后坐在沙发看电视, 谁知这酒店放的都是A片, 我看见她不时偷看我是否醒了, 一面聚精会神地看电视, 我看准时机, 把被子踢开, 露出一个撑得高高的帐篷, 不一会,她在偷看我时吓了一跳, 可能怕我着凉, 便过来给我盖被, 我乘她不注意, 一手把她拉下来,再翻身把她压着, 她的一双长腿打开, 我那愤怒的兄弟已经指着她的妹妹, 虽然隔着两层内裤,她仍能感觉到我兄弟的威力。 由于她不停地挣扎, 我被她胸前的两团软肉磨得不亦乐乎, 可知她刚才连胸围也脱下来, 真是天助我也, 我立刻用嘴把她的双唇封着, 一边把舌头伸进她口中, 发挥我的挑逗之吻, 一边吸吮她带香味的口涎。 一只手把她搂住, 另一只手把衬衣的钮扣打开, 她在三面受敌的情况下, 显得不知所措,只好把仍自由的左手按着我进攻她胸部的手, 我乘她一分心, 立刻趁势把她的舌头吸进我口中,再用腰力把兄弟作圆形的钻磨, 不消一分钟, 龟头就感到有点湿润传来, 我更加把劲推进一寸,真的她可能怕我会钻穿两条内裤, 马上把抵抗解钮扣的手伸下来推我,但刚碰到我那火热的兄弟便吓得缩手了, 我亦老实不客气, 占领了她的高峰啦。 我在她措手不及时控制了她上中下三个要点, 用搂着她的手把她缩回的手握住,然后慢慢爱抚她那雪白的高峰, 太伟大啦, 估计最少有36D, 我并不急于攀到峰u在山坡上留连,享受她的表情, 她的战栗, 每当我的手指接近山 她都不期然发出一些「唔~ 唔~~」的鼻音,我就是爱欣赏女人这样子。 我把口放开, 只见她一面喘气, 一面说「韩先生, 不可以这样做…不…」 「 呀!」 我趁着这时,五指就进驻山 我用三只手指, 轻柔地抚弄她那硬了起来的樱桃, 更不时用指肚擦那 她的乳房真是极品,白里透红的竹荀形, 依稀可见一些青筋, 乳晕很大, 乳头却只有黄豆般大少, 由于两者都是浅玫瑰色,所以不是近看, 几乎看不到乳头. 我用口含着她的乳头, 再用舌头围着那发硬的乳头打转,更不时加一点力吸吮。 她已经全身发软, 口中发出「嗯~ 啊~~」的声音, 而手亦不再挣扎, 反而改为搂抱着我,我趁她不在意, 把手慢慢往下移, 到达那只有稀疏毛发的山溪, 触手一片湿漉漉, 就像沼泽地带的泥泞,湿中带黏稠, 我把弄湿的手指轻抚她那微突的阴核, 她像触电般跳起来, 再而全身收紧. 只见她闪上的眼睛流出几滴唳水, 口中轻唿 「呀 ~~~ 啊啊啊 ~~~~~~~~」 接着全身放松,太敏感啦, 这么快便到达高潮. 在她「三魂唔见七魄」的时候, 我轻轻地把她和我的底裤脱掉,再紧紧把她拥抱着, 手在她背部轻抚, 令她在失神时感到安全和我的爱。 不一会她清醒过来, 脸红红的一脸窘意, 低声对我说 「韩先生… …我要回去了……」 我立刻把她抱在胸膛, 跟她说「要叫我老公, 先有得商量」 只见她连额头也红起来,用小得如同蚊叫的声音说 「老公… …」 我一边抚摸她的双乳 , 一边说「珍,现在我要履行老公的义务啰」她听了马上挣扎想下床, 我立刻低头吸吮她的乳头, 那是她的死穴,果然她马上软下来啦。 我一边打开她的长腿, 一边用龟头磨擦她的阴核, 她见兵临城下, 肯定逃不了的, 只有面红红,气喘喘地对我说 「韩先生……老公…我…我…第一次做, 温柔些… …」 我放开她的乳头, 轻吻她的香唇,对她说 「放松下来, 不要怕, 我会慢慢来的 」我先轻吻她的耳背, 偶尔把舌头伸进她的耳朵内撩拨,令她不停地呻吟, 接着把她反过来, 拨起那头长发, 轻吻她白白的颈项, 双手同时在她胸前不停地搓揉。 粗大的舌头沿着她的嵴骨轻轻向下舔去, 经过之处, 都令她一跳一跳起来, 当吻至股沟时,她本能地收缩起来, 并且叫起来 「呀… 不要…吻那儿… 呀… 脏死了…」。 可是我已经把头钻进她两条又白又长的腿间, 伸长舌头在她的菊蕾和会阴之间来回扫动,令她更轻声地呻吟起来, 鼻子传来一阵阵少女独有的, 腥中带香的味道, 眼前是一幅未经开辟的处女地,整齐得只有一条小小的粉红色的间隙, 露出两片小巧的小阴唇, 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而花蜜亦清晰可见, 源源不绝地流出来, 我不禁贪婪地吸吮她这处女最后的香蜜。 我把舌头伸进花瓣内, 围绕着她那充血的阴核撩拨, 没几下, 她的双手把我的头大力按实,又把双腿夹起来, 这次因为双耳被她的腿夹着, 听不到她的叫声, 不过舌头可感到她的花瓣在不停地收缩,直至她放松了, 我才可以透一口气。 在她再一次失神的时候, 我爬上去搂住她, 把龟头推进入花瓣内小许, 这真是一件难事, 那热唿唿,湿漉漉的花瓣, 把我的龟头紧紧地包住, 我连忙摄定心神, 提肛吸气, 低头对珍说「老婆, 舒服吗? 爱我吗?」 珍搂着我道 「老公, 舒服死啦, 我爱您… … 呀…! 痛…痛死我啦…!」我趁她说话时长驱直进, 藉着她的花蜜润滑, 轻易穿过那处女膜, 但由于她痛得厉害,阴道立即收缩, 我只能进入三份之二, 便给她锁着了, 啊 ! 老天呀 ! 我已有个多月没有发射啦 ! 现在给她的又紧又热又湿的阴道锁着, 真是一触即发啦… … 没多久, 珍吸一大口气, 然后下定决心对我说 「来吧 !」我便轻轻向后退出小许, 再推进多少少,如是者经过将近五分钟, 终于全部进入珍的体内。 我不想给珍知道我这么快便不行, 停下来对她说「珍, 还痛吗?」珍含羞摇头说 「不是很痛,但胀得很难受」 我轻吻她说「那我这次快一点, 下次再慢慢来吧!」 珍把我搂得更紧, 羞道「谁跟您来第二次, 大坏蛋. 」 「给我插着, 还敢乱说话, 不怕我插着您不放吗? 今天是安全期吗?」 「不知道, 大坏蛋 !」。 和她说话时, 我的敏感期过了, 于是我便开始动起来, 而珍亦开始呻吟起来,二十多寸的腰肢还会随着我的进攻而抛动, 一双美乳更上下波动, 我由慢而快的抽动,龟头感觉到她花瓣里的残馀处女膜正给我磨平, 在狠插二百多下后「喔~~啊~~啊~~好~好像赖尿啦~~和外面不一样喔~~要尿啦呀~~ 老公… 呀~~ 尿出来啦~~喔~~啊~啊」 在她最后一声的呻吟中, 她的内部高潮因为勐烈的传过了她全身, 一波波的快感在她全身伸展开来,她紧紧的搂抱着我不让我动, 而她的子宫和阴道在强烈地收缩,我再也忍不住了,暴胀的兄弟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精华, 真畅快,而珍只懂得喘息着接受我的子孙进入她的身体, 接着便搂在一起睡着了。 甜梦中, 给床边的电话叫醒, 管房部问是否加钟, 我吩咐要过夜, 并请代购一百支粉红玫瑰, 红酒和烛光晚餐, 待通知时送上. 回头看珍, 可能刚破身, 再加上三次高潮, 精神放松了很多,睡得像个婴儿, 我把电视关了, 到浴室洗澡, 把那刚为了饱餐一顿而弄致血迹斑斑的兄弟清洗一番,看见珍挂起的胸围, 原来真是个36E 的波霸, 我把她的T恤和胸围,跟我的衬衫全部放进浴缸用水浸住。 回到房中, 点起一支香烟, 坐在床边欣赏珍的身体, 刚才太急进啦, 眼睛错过了的, 现在补偿,她一手放在枕头下, 一手放在胸前, 侧身而睡, 所有的重点刚好看不见, 但诱惑性更高,单看她那浑圆的臀部和那修长的美腿, 股沟还看到我留下的子孙和她的处女血. 这女孩在激情过后,雪白的肌肤竟留有淡淡的红印, 十分惹人怜爱, 可惜没有带数码相机, 否则可永留纪念,她那条纯白色的棉质内裤跌在床边, 我拾起来替她轻轻揩擦刚开苞的花瓣, 把我们结合的证据留下来作纪念。 睡回床上, 珍转醒了, 我立刻装睡, 偷看她的情况, 珍最初不知身在何处, 一脸茫然,接着看到我便面红起来, 她看见我还未睡醒, 便像我刚才那样看我的身体, 当她看见我那沈睡的小兄弟时,更好奇地用手抚摸一下, 她看着我的小兄弟在她的手中慢慢充血长大, 吓得差点叫起来,我再也忍不住笑了, 她马上扑上来乱打我的胸膛, 我把她拥入怀里, 边吻边给她看那条内裤 「珍,喜欢吗?」 她又是一场乱打, 然后挣脱我跑进浴室, 一进浴室便听到她惨叫起来, 我连忙跟进去,看见她指着浴缸的衣服, 说「大坏蛋, 我穿甚么回家?」 我从后把好的腰搂住,在她耳边说「明天才回去吧!」 她娇嗔道「咸湿佬, 早有预谋!」接着把我推出去。